聯合國現場?|貿發會議:加密貨幣給金融穩定帶來挑戰 發展中國家應全面監管

2022年08月11日 16:33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向秀芳
雖然加密貨幣可以便利匯款,但它們也可能通過非法資金流動實現逃稅和避稅,就像進入了一個所有權不易識別的避稅天堂。因此,加密貨幣可能限制資本管制的有效性,而資本管制是發展中國家維護其政策空間和宏觀經濟穩定的關鍵工具。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 向秀芳 紐約聯合國總部報道 當地時間8月10日,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發布了三份政策簡報,探討發展中國家推行加密貨幣可能帶來的社會風險和代價,包括加密貨幣給金融穩定、國內資源調動以及貨幣體系安全帶來的威脅等。

報告認為,對于發展中國家來說,推行加密貨幣一定要采取審慎態度。同時,國際社會需要迅速采取行動,啟動一個全面的全球加密貨幣監管和信息共享系統,并實施全球稅收協調。

加密貨幣不受監管代價高昂

新冠疫情期間,全球加密貨幣使用呈現指數級增長,在發展中國家變得尤為普遍。

報告顯示,自2009年首個去中心化加密貨幣誕生以來,一個復雜并且迅速發展的加密貨幣生態系統已經出現。截至目前,已有超過19000種加密貨幣,相比之下,2018年時才1500種。各式各樣的服務提供商維系著系統運行,包括去中心化的金融平臺、加密貨幣交易所和數字錢包應用程序等。

而加密貨幣生態系統的另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穩定幣。這種新型加密貨幣旨在通過持有金融資產作為抵押品來維持相對于主權貨幣或一籃子貨幣的穩定價格。報告提醒,除了加密貨幣價值下跌可能導致持有人經濟損失,更嚴重的問題是,若穩定幣抵押品價格下跌,導致公共救助(public bailout),最終將由納稅人承擔成本。今年5月,一些穩定幣不再與美元掛鉤,引發了加密貨幣持有者的焦慮,導致出現大量拋售的市場動蕩。

報告數據顯示,加密貨幣生態系統在2019年9月至 2021年6月期間瘋狂擴張了2300%。目前全球已有超過450個加密貨幣交易所,日交易額在2021年5月曾經達到5000億美元峰值,堪比納斯達克交易所的交易規模。加密貨幣迅速吸引了富人和公司的興趣。以比特幣為例,超過80,000個比特幣賬戶持有至少100萬美元的余額。前100個最大比特幣賬戶合計1150億美元,相當于摩洛哥的GDP,超過135個國家的GDP。

 

報告指出,加密貨幣在發展中國家迅速普及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作為便利的匯款渠道;二是在面臨貨幣貶值和通貨膨脹的國家,加密貨幣被作為貨幣和通脹風險的對沖。但報告認為,它們在發展中國家帶來的風險和成本更高。

基于幾個原因需要保持謹慎。首先,使用加密貨幣可能會導致金融不穩定風險。如果價格暴跌,貨幣當局可能需要介入以恢復金融穩定。更重要的是,在發展中國家,加密貨幣的使用為非法資金流動提供了新的渠道。其次,加密貨幣的使用破壞了資本管制的有效性,而資本管制是發展中國家遏制宏觀經濟和金融體系風險的重要工具。最后,如果不加以控制,加密貨幣可能會成為一種廣泛的支付手段,甚至非正式地取代本國貨幣,這可能會危及國家的貨幣主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對使用加密貨幣作為法定貨幣的風險表示了擔憂。

加密貨幣成為逃稅避稅新渠道

聚焦“加密貨幣如何破壞發展中國家的國內資源調動”的政策簡報指出,雖然加密貨幣可以便利匯款,但它們也可能通過非法資金流動實現逃稅和避稅,就像進入了一個所有權不易識別的避稅天堂。因此,加密貨幣可能限制資本管制的有效性,而資本管制是發展中國家維護其政策空間和宏觀經濟穩定的關鍵工具。

報告顯示,發展中國家在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同時,面臨著促進結構轉型和可持續發展的重大挑戰。根據貿發會議估算,發展中國家從2020年到2025年每年需要約3萬億美元彌補資金缺口。發展籌資需要雙管齊下:一方面,發展中國家需要從多個領域調動額外的資源,包括從國際和國內、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另一方面,它們需要解決資金流失問題。但是,非法資金流動和持續的凈資金外流,這兩個渠道消耗了發展中國家的資源。這些渠道侵蝕了稅收,縮小了發展中國家的財政空間和提供基本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的能力。并且,它們加劇了發展中國家的外部融資需求,使這些國家陷入債務的泥沼。

從最廣泛的意義上來講,非法資金流動不僅包括源于犯罪活動(如毒品交易或人口販運)或用于非法活動(如資助恐怖主義)的資源,而且還包括合法產生但非法轉移到國外以避免或逃避稅收的收入和利潤。據估計,跨國企業和富人的非法稅收和商業行為占非法資金流動總額的三分之二。僅在2021年,由于跨國企業和個人的跨境稅收濫用,全世界損失的稅收就接近5000億美元。這些損失的資源,舉例來說,足以為全球人口接種三次以上的疫苗,對低收入國家的傷害最大,因為他們調動資源的選擇較少。

報告強調,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多邊及國家層面已采取了一些措施,減少商業和稅收動機的非法資金流動,但這些努力并不包括加密貨幣,加密貨幣已經成為稅收動機的非法資金流動的一個新渠道。雖然加密貨幣對犯罪活動的吸引力和潛在用途受到關注,但估計這只占加密貨幣交易相對較小的份額,2020年比特幣總交易中不到10%可歸因于犯罪活動。但報告認為,從發展籌資角度來看,即使與犯罪活動無關依然有問題,因為侵蝕稅基和破壞資本管制對發展中國家而言是關鍵問題。

呼吁發展中國家全面監管加密貨幣

報告顯示,發展中國家已對加密貨幣采取監管措施。截至2021年11月,有41個國家(2018年是15個)禁止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進行加密貨幣交易,或禁止加密貨幣交易所向個人和企業提供服務。其中,9個發展中國家,即阿爾及利亞、孟加拉國、中國、埃及、伊拉克、摩洛哥、尼泊爾、卡塔爾和突尼斯,已完全禁止加密貨幣。還有一些國家對加密貨幣交易產生的資本收益征收所得稅。此外,加密貨幣交易所正受到澳大利亞、巴哈馬、希臘、羅馬尼亞、菲律賓和烏茲別克斯坦等國家反洗錢和反恐融資法律的約束。

但報告指出,盡管監管作出了回應,在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加密貨幣仍處于法律灰色地帶。加密貨幣生態系統本質上是全球性的,其許多組成部分(去中心化金融平臺、加密貨幣交易所、數字錢包提供商和穩定幣發行人)都在國家管轄范圍之外,這就使得加密貨幣的監管成為一項挑戰。報告認為,減輕加密貨幣帶來全球風險的關鍵監管措施需要來自發達國家,因為這是大多數供應商總部所在地。發展中國家的回旋余地可能較小,但對加密貨幣的監管仍是可能的。

貿發會議敦促發展中國家采取行動。具體政策建議包括:通過監管加密貨幣交易所、數字錢包和去中心化的開放式金融,以及禁止受監管的金融機構持有加密貨幣或向客戶提供相關產品,確保對加密貨幣的全面金融監管。 像限制其他高風險金融資產一樣,限制與加密貨幣相關的廣告;提供一個安全、可靠和負擔得起的適應數字時代的公共支付系統。就加密貨幣稅收待遇、監管和信息共享達成一致并實施全球稅收協調;對資本管制進行重新設計,以考慮到加密貨幣去中心化、無國界和匿名的特征。

關注我們

国模吧无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人人妻人人做人人爽,99这里只有精品99,国产一级视频,爆操日韩网站